直通屏山|福建|時評|大學城|臺海|娛樂|體育|國內|國際|專題|網事|福州|廈門|莆田|泉州|漳州|龍巖|寧德|南平|三明
您所在的位置:東南網 > 西岸時評> 民生巷議 > 正文

塔什干棉农vs多哈萨德预测: 孫小果死刑改判謎團,也是調查關鍵

2019-05-30 15:25:27?哲剛?來源:新京報  責任編輯:孫勁貞   我來說兩句

近日孫小果案引發輿論熱議。20多年前因強奸等罪被判死刑的“昆明惡霸”孫小果,多年后竟改名換姓,搖身一變成為夜場黑老大。孫小果何以如此神通廣大,其背后有誰在暗中?;?,引發了公眾的廣泛質疑。對此,5月24日中央掃黑辦明令,要將孫小果案辦成鐵案。5月28日,云南省委公布了初步調查結果,通報一出,又引發了輿論新一輪的熱議。

這次孫小果案很可能是有人枉法故意放縱本該判處死刑的罪犯,如此一來,這就要成為又一類錯案的典型。

云南省掃黑辦發出的通報對孫小果的家庭背景進行了介紹,也解開了“孫小果生父是誰”的疑惑。

雖然孫小果的家庭背景并不像網上流傳的那樣有高官貴胄,但孫小果案是一起被人做了手腳的錯案,基本確定無疑。

孫案的事實真相究竟如何,當年錯在哪里,現在應該怎么糾正。重點是要讓孫小果案回歸公平正義。

通報顯示,孫小果兩次被“處理從輕”:1994年第一次犯強奸罪時,被判三年有期徒刑,但在其母和繼父的“活動”下,孫的年齡被篡改為未成年人,還獲得了保外就醫資格,很快便出獄了;1998年,孫小果又因多項罪名被判死刑,但沒有被依法執行,直至后來只服刑了十余年。這是該案最令人質疑也是亟待查明和糾正的。

查閱孫案當年的情況,據最高檢監所檢察廳在《中國法律年鑒(1999)》“案件選編”發布的材料,孫小果等8人一共被查明8起犯罪事實,孫小果犯強奸罪等數罪并罰,一審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一審判決后,孫小果等人不服,向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云南省高院依法“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根據當時的法律,這份裁定也就是核準了其死刑立即執行。

一般核準后,七日內必須執行死刑。但孫小果卻“死而復生”,顯然是在該案死刑執行之前,司法機關應該又啟動了再審程序,最終改判了原來的死刑判決。

如今的事實是,孫小果案沒有執行死刑,問題是,由死刑犯改為服刑犯是需要一個死刑改判的法律文書的,比如改判為死緩,或者是無期徒刑、有期徒刑等,不可能是既維持了死刑判決,卻又被送到了監獄去服刑。

如果連這樣的文書都沒有,有關人員擅自造假將孫小果“變通”為不執行死刑,無疑是枉法之舉。果真如此,對執行死刑負有監督責任的檢察監督也就形同虛設。

從司法實踐的常理分析,孫小果有可能在執行前被認為有揭發他人重大犯罪或有重大立功表現,因而才能免予死刑。

結合媒體報道,孫小果在后來服刑期間,其母等人就與司法人員共謀,利用新型專利,致使其被認定有重大立功因而獲得減刑,由此可以推測,孫小果此前的免死理由是不是也有內外勾結的枉法行為作祟。

這或許是該案最復雜之處,也是調查組需要時間查明真相的關鍵所在。

當前,有關部門對孫小果案的查處工作正在緊鑼密鼓地進行,而且必定是內外并舉,內查涉案犯罪事實本身,外查有哪些關系網和?;ど?。

隨著調查的深入,可以預見,司法部門將會重新啟動審判監督程序,對孫小果案再次進行重新審判。

如果說,以往發現的一些死刑錯案是查錯了對象,誤判了犯罪人,而這次孫小果案很可能是有人枉法故意放縱本該判處死刑的罪犯,如此一來,這就要成為又一類錯案的典型。這種死刑錯案在某種意義上,對國家法治的破壞更大,更損毀司法的公信力,糾錯也需要來得更徹底。

□哲剛(法學學者)

打印 | 收藏 | 發給好友 【字號
今日熱詞
更多>>福建今日重點
更多>>國際國內熱點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網站公告 | 法律顧問
國新辦發函[2001]232號 閩ICP備案號(閩ICP備05022042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編號:35120170001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閩網文〔2019〕3630-217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移動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證號:1310572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閩)字第085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新出網證(閩)字12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閩B2-20100029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閩)-經營性-2015-0001
福建日報報業集團擁有東南網采編人員所創作作品之版權,未經報業集團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傳播
職業道德監督、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91-87095151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0591-87275327
全國非法網絡公關工商部門舉報: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